杭州安世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当前时间: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English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新闻动态
纪念约翰·鲁吉:联合国工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的缔造者
发表时间:2021-10-03     阅读次数:     字体:【

纪念约翰·鲁吉:联合国工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的缔造者


作者:杰罗姆·贝廉博士

欧盟委员会前高级政策顾问

日内瓦高等研究院国际谈判和政策制定项目主任

OSS国际协作中心高级顾问

2021924日,日内瓦



世界失去了一位领袖--约翰·鲁吉教授。

向联合国工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的缔造者致敬!


约翰·鲁吉教授于2021916日去世。这对所有像我这样深受约翰影响的人来说都是一种损失。这也是全世界的损失,因为我们都继承了他作为联合国工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设计师的遗产。在约翰·鲁吉(John Ruggie)的《正义商业》(Just Business)一书的封面上,科菲·安南写道:“当面临非常棘手的问题时,我们很容易相信什么都做不了,或者只有政府和政治领导人才能采取行动。《正义商业》向我们展示了相反的一面,并强调了社会各阶层必须发挥作用,以实现惠及所有人的结果。”约翰的“原则性实用主义”真正变革的奉献精神将继续指引我们应对全球挑战的征程。


我第一次见到约翰·鲁吉是在2010年。在我从耶路撒冷抵达日内瓦担任欧盟外交官后不久,我被要求将“商业与人权”作为众多“档案”之一我必须承认,几天后,当我前往万国宫参加他作为“人权与跨国公司和其他工商企业问题”秘书长特别代表主持的磋商时,我对这个问题不太了解。约翰·鲁吉和他的团队最初由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任命,并由潘基文随后进一步扩展。他们与政府、企业、民间社会、受影响社区和学术界进行了数十次磋商。不久,我就被约翰的愿景、他建立共识的艺术和他深厚的人性所启发。20116月,当我们出席在万国宫第二十会议室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时,主席未经表决通过了阿根廷、加纳、印度、挪威和俄罗斯提出的支持《联合国工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的决议。用约翰·鲁吉的话来说这标志着“一个开端的结束”。


这是传播和实施联合国指导原则及其三大支柱“国家保护责任”、“公司尊重责任”和“获得补救”的开端时代的结束。通过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联合国商业和人权工作组以及全球多个参与者的巨大努力,以及约翰持之以恒的演说、写作和建议终于画上句号。接下来的任务是将联合国指导原则在全球范围内传达给各国政府、区域和国际组织的最高决策者、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以及整个供应链、商业组织、投资者和金融市场。这项任务非常艰巨,目的是防止与商业活动有关的人权侵犯行为,并确保在滥用行为发生时获得补救,促进人们的生活水平。


2014年,玛丽·罗宾逊(Mary Robinson)和约翰·鲁吉(John Ruggie)代表人权与商业研究所(Institute for Human Rights and Business)向国际足联主席写了一封公开信,敦促足球管理机构将人权考虑充分纳入其决策中,这一变革议程也被用来影响体育组织:“所有国家都面临着人权挑战,但显然需要对东道国的决定以及重大体育赛事的计划和实施方式进行更有效和持续的尽职调查。”因此,国际足联要求约翰·鲁吉就国际足联在其全球业务中融入对人权的尊重提出建议,这导致了一份开创性的报告《为了比赛,为了世界》大约在同一时间发布,由玛丽·罗宾逊主持的大型体育赛事平台将国际组织、政府、体育管理机构、工会、赞助商、广播公司和公民社会聚集在一起。作为指导委员会的成员,我亲眼目睹了集体人权行动的力量,它包括运动员或移民建筑工人,以及建立体育和人权中心的行动。


因此,“鲁吉原则”不仅仅是一些怀疑论者所描述的“软法律”,而且超越了传统的企业社会责任。是的,联合国的指导原则没有约束力,但它们回顾了各国现有的义务。重要的是,它们“被设想为产生一种持续的互动动态,即自愿和强制性、国家和国际措施的巧妙组合”(指导原则3)。十年过去了,正如最近的例子所表明的那样,在明确旅行方向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最近发布的《人权行动计划》(2021-2025)中,中国承诺“鼓励中国企业在对外贸易和投资中遵守联合国《工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对人权进行尽职调查,并履行尊重和促进人权的社会责任”。几周前,当我们就欧盟在强制性人权(和环境)指令方面的进展交换意见时,约翰给我写了一封信:“祈祷欧盟能拿出一个像样的尽职调查。”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约翰·鲁吉都明确支持此类欧盟范围的立法。在20215月与Shift总裁兼联合总裁卡罗琳·里斯(Caroline Rees)和雷切尔·戴维斯(Rachel Davis)合著的一份出版物中,约翰·鲁吉表示,向强制性尽职调查的转变将“改变目前存在于银行控股公司领域的权力不平衡,同时有助于从股东至上向多信托义务的转变。”


约翰·鲁吉(John Ruggie)作为特别代表的任期已经结束,他明确表示,《联合国指导原则》不会排除进一步的国际法律发展。作为2012年第一届商业与人权年度论坛的主席,他指出,国际法的适用性缺乏明确性禁止严重侵犯人权,可能构成国际犯罪的标准。他建议“受害者和公司都需要更明确的法律”,并且“只有政府间程序才能提供这种明确性”然而,当时人权理事会中没有一个国家支持他提出的一项精心编制的法律文书的建议,而是得到了“条约联盟”的支持,这是一个由数百个民间社会组织组成的联盟,倡导制定一项全面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书。厄瓜多尔在2014年巧妙地通过了一项人权理事会决议,成立了一个政府间工作组。20157月,在第一届会议之后,主要参与者缺席,其他人持怀疑态度,并且约翰·鲁吉(John Ruggie)警告说,极强的两极分化:“如果目前的动态继续下去,这一进程可能会产生两种结果之一:根本没有条约,或者一个勉强通过,但被少数几个主权国家批准的条约,因此对以其名义发起谈判的受害者没有任何帮助。”约翰·鲁吉在政府间工作组2018年第四届会议之前的一封公开信中进一步提出了他的建议,其中包含了针对这些国家的“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条约谈判:“成功不是纸上谈兵,而是脚踏实地,需要深思熟虑、善意,在我们为定于202110月下旬举行的政府间工作组第七届会议进行准备时,他的话引起了共鸣,该会议将通过谈判磋商制定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书(第三稿)。


世界失去了一位领导人,但约翰·鲁吉(John Ruggie)为解决科菲·安南(Kofi Annan)提出的警告开辟了明确的道路。他经常引用安南的警告:“如果我们不能让全球化惠及所有人,最终它将不会惠及任何人。”约翰的诸多才能之一是他能够将一些人有时会认为是单独的政策议程之间的点点滴滴联系起来。早在2016年,约翰·鲁吉就在一个拥挤的商业和人权论坛上讨论了可持续发展目标与联合国指导原则之间的关系,他向商界和所有人提出了以下建议:“尊重人权,尊重每个人的尊严,并非处于商业模式变革轨道的‘不成熟’末端,而是处于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核心部分。似乎仅认识这一点还不够,它也是确保全球社会可持续化的关键,从这一点上看,我们都是正义商业的主要受益者”。世界失去了一位领袖,但约翰·鲁吉将继续用他的遗产激励人们,邀请所有人继续旅程,为人类和地球带来真正的变化。


谢谢你,约翰。


杰罗姆·贝廉博士(Dr. Jerome Bellion Jourdan)是日内瓦高等研究院国际谈判和政策制定项目主任。2010年至2019年,他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领导了欧盟关于商业和人权的谈判,并代表欧盟参与多个负责任商业(BHR/RBC)谈判进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由杰罗姆·贝廉博士授权OSS国际协作中心周章贵博士负责编译及中文版发布。


 
上一篇:“第三届非传统安全(杭州)国际论坛”隆重召开
下一篇:第四届非传统安全(杭州)国际论坛隆重召开

OSS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