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安世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当前时间: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English
协作专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协作专家
埃纳特·马隆博士
发表时间:2021-06-07     阅读次数:


埃纳特·马隆博士

以色列反恐专家

北约安全战略顾问

Dr. Anat Hochberg-Marom

Israeli Expert on Global Terrorism & Author of the bookThe Art of Marketing Terror 2019


各位领导、与会嘉宾大家好!

非常荣幸受邀参加第三届非传统安全(杭州)国际论坛,对主办方浙江省安全技术防范行业协会、浙江大学非传统安全与和平发展研究中心、OSS国际协作中心,以及相关协办机构的组织表示衷心感谢!
本次论坛以“后疫情时代数字安全、智能安保和应急响应的国际协作”为主题,我想聚焦“全球疫情给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组织带来的变化”重点分享。
在这一年里,我们全神贯注于冠状病毒的流行,国际恐怖袭击的曲线被拉平,可能是由于旅行限制、社交管控、居家隔离等措施的推动。尽管恐怖事件有所减少,但威胁仍然存在,而且极端化和暴力极端主义的驱动因素可能还在加剧。极端化被定义为一个受个人和背景因素影响的动态过程,是个人和团体以极端、激进的并与主流社会世界观、价值观大相径庭,同时鼓励使用暴力和恐怖活动来挑战现状和实现其政治目标的思想体系和行为模式。
任何特定个体的极端化或者激进主义轨迹都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例如所处的政治体制和治理结构、社会边缘化情况、贫穷和失业状况、宗教教义、社会排斥感、绝望感、以及其他背景情况,如国际事件,或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影响。
正如最近所看到的,除了社交限制和高失业率造成的社会经济困境增加外,疫情全球蔓延的主要影响之一是许多政府未能或无力采取行动,这不仅导致民众对政府和政治制度的信任和合法性下降,而且还会导致极端主义团体的数量增加,而这些团体某种程度填补了施政真空。这些因素促使脆弱性加剧,为极端化和激进主义创造了肥沃的土壤,受影响的个人和受众容易接受极端分子的信息蛊惑并乐于接受他们“非黑即白”式的解决办法。
事实上,包括伊斯兰、极右翼、至上主义和新纳粹在内的各种激进、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团体利用人们的恐惧、焦虑、困惑和挫折感来推进他们自己的激进思想/世界观,并正在调整其活动和叙述来吸引追随者和激进分子,从而扩大他们的影响和支持范围。因此,疫情可能导致激进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的蔓延,最终导致恐怖活动和威胁的扩散。
最新报告显示,伊斯兰国很大程度上正在利用疫情和当前警察和地方安全力量的减少而扩大其在阿富汗、西非、中非、埃及和也门的行动,在伊拉克发动的攻击增加了200%,在叙利亚的攻击行动增加了近70%。此外,联合国反恐委员会最近关于疫情影响的报告描述了激进分子和极端组织如何利用“俘虏”的受众,包括10亿以上的学生在互联网上花费时间,并利用社交媒体传播其激进的价值观;以此破坏国家权威;散布谣言;鼓励实施恐怖袭击;寻找“吸引眼球”的目标,比如去年5月在阿富汗发生的医院袭击事件。
在美国实施封锁和社会隔离措施之后,可以看到一些数据变化。根据总部设在伦敦的战略对话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的数据,10天内疫情使受众与极端主义内容的信息接触平均增加21%,与白人至上和种族主义有关的信息频道通过报导疫情信息仅一个月就增加了6000多名用户,用户数量增长了800%
因此,尽管现在要全面评估新冠疫情对恐怖主义的影响还为时过早,但已经有强有力的迹象表明,这场危机加剧了极端化和激进主义的现有驱动力,并促进了其在全世界的蔓延。因此,当前正是各国政府加强协作、共享知识、投入资源来共同打击和消除极端化的时候。


上一篇:苏米特·纳坎德拉大使
下一篇:哈里斯·扎努先生 高级顾问

OSS公众号

友情链接